投资矿机获取虚拟币收益不受保护,法院建议双方当事人径向公安报案

2021-04-26 06:58:39 阅读
本案中,从性质上看,币、矿石是一种虚拟货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公民投资、交易这种不合法物的行为虽系个人自由,但不受法律保护。建议双方当事人向公安报案,通过公安机关的追缴获取赔偿。
深圳矿机投资律师
周某A、陈某B与张某C、刘某D等合同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江苏省徐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21)苏03民终490号   
  案由:民事>合同、准合同纠纷>合同纠纷
  上诉人(原审原告):周某A。
  上诉人(原审原告):陈某B。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某C。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刘某D。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张某E。
  原审第三人:曹某F。
  上诉人周某A、陈某B因与被上诉人告张某C、刘某D、张某E及原审第三人曹某F合同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新沂市人民法院(2020)苏0381民初1508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周某A、陈某B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或发回重审,并由被上诉人负担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张某C和张某E两人系零触链投资新沂项目负责人,其两人为了赚取利益,对外宣传这个项目能赚钱,最低保证三个月回本,如亏损由其全部承担。听闻消息,周某A、陈某B和其他投资人到张某C和张某E两人在新沂设立的零触链销售办公室,他们当面再次承诺保证回本,故周某A、陈某B和张某C张某E之间形成了投资合同关系。双方已口头形成约定:对于上诉人投资,被上诉人保证最低回本。该约定并不违反法律规定,对双方均具有约束力,之后因投资出现亏损,被上诉人按之前双方约定要求用茅台镇白金酒方式给付上诉人投资本金,但上诉人没有同意。据此可见,被上诉人以酒抵款方式,其行为是表示兑现当初承诺,即出现亏损,保证回本。上诉人按照双方约定的事项请求法律救济,要求被上诉人履行合同约定的义务,并不违反法律关系,理当支持。一审法院引用银监会和证监会的通知,以及中国人民银行发布的公告来评判本案没有法律依据,虽然本案涉及虚拟货币,但本案上诉人主张的是当初人民币的投入返本,而非针对虚拟货币,对于返本双方约定的人民币,而非虚拟货币。如果没有这个约定,张某C怎会用酒抵当初投入本金的行为?所以针对上诉人和被上诉人之间返还财产的约定,应区别于虚拟货币的返还,二者不能等同,该约定应受法律保护。关于一审判决中认为三被上诉人无过错下,三被上诉人和上诉人之间系合同关系,被上诉人违反合同约定,已经构成违约,无论其是否具有过错。综上,一审法院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支持上诉,依法裁判。
  张某C、刘某D辩称:周某A、陈某B所称转给张某C的款项已用于购买零触链矿机是自己正常的投资,而投资有风险,应该承担风险责任,不应该要求被上诉人返还,因此,请求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张某E辩称:张某E只是帮忙注册,而且是为周某A、陈某B实名注册,本案中系个人投资行为,后果应由自己承担,其他同张某C、刘某D意见。
  曹某F述称:周某A、陈某B主张是真实的。
  周某A、陈某B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张某C、刘某D、张某E偿还其投资款本金88000元及利息29920元。
  一审法院查明:周某A、陈某B系通过第三人曹某F介绍,认识张某C和张某E。2018年6月22日,周某A通过银行转账给张某C72000元,后张某C将上述款项交付给张某E。张某E收到该款后在CD交易平台帮周某A、陈某B购买8台零触链矿机,登记在陈某B名下。
  2018年6月底7月初,在CD交易平台上购买一台零触链矿机需要零触链币600枚、矿石400枚,每枚币、矿石约15元(后币、矿石价格下跌)。周某A、陈某B付给张某C的款项已用于购买零触链矿机。
  刘某D与张某C系夫妻关系。
  一审法院认为:周某A、陈某B通过张某C、张某E投资购买CD交易所的零触链矿机,且矿机系实名登记在其名下。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工业和信息化部、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于2013年12月3日出具的《关于防范比特币风险的通知》和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第七部委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虚拟货币不是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货币。本案中,从性质上看,币、矿石是一种虚拟货币,不具有与货币等同的法律地位,公民投资、交易这种不合法物的行为虽系个人自由,但不受法律保护。建议双方当事人向公安报案,通过公安机关的追缴获取赔偿。周某A、陈某B也未举证证明张某C、刘某D、张某E有过错行为,足以对其造成侵害,周某A、陈某B的诉讼请求,该院不予支持。
  综上,遂判决:驳回周某A、陈某B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2658元,由周某A、陈某B负担。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交新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法院认定的事实一致。
  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之间交易中的标的物,并非传统货币,也并非合法的虚拟货币,且该交易行为涉嫌犯罪,一审法院判令驳回周某A、陈某B的诉讼请求,并建议其向公安机关主张权利并无不当,本院予以维持。综上,周某A、陈某B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六十九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658元,由负周某A、陈某B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O二一年三月三十日
   
本文关键词:

特别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区块链+领域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资讯仅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该等行为既不意味着本网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进行判断,亦不构成本网出具任何用途之意见或建议。若所刊文章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谎称投资比特币矿机赚钱,二审维持诈骗罪定罪量刑
下一篇:以缴纳租赁“矿机”费用骗取财物,其行为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