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人投资狗狗币平台被关闭,法院判决赔偿投资人十万元

2021-05-09 17:34:20 阅读
从现有证据上看王某A在投资款无法收回后,承诺给付王某B投资款项,并出具了100000 00元的欠条,且欠条载明具体的还款时间,王某A的行为是对其权利及财产的处分,不存在无效的情形,应视为王某A自愿给付王某B案涉款项。
深圳狗狗币律师
王某A、王某B民间借贷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黑龙江省七台河市中级人民法院
  案号:(2020)黑09民终379号   
  案由:民事>合同、准合同纠纷>合同纠纷>借款合同纠纷>民间借贷纠纷
  上诉人(原审被告):王某A。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王某B。
  上诉人王某A因与被上诉人王某B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不服勃利县人民法院(2020)黑0921民初618号民事判决提起上诉,本院于2020年11月2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20年11月11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王某A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被上诉人王某B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王某A上诉请求:1.依法撤销勃利县人民法院(2020)黑0921民初第618号民事判决书;2.一审法院判决认定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查明事实,确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借贷关系不成立,依法驳回被上诉人的诉讼请求;3.由被上诉人承担一、二审的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上诉人和被上诉人是同学关系。2017年4月份开始,上诉人的一个同学做企信易购网络投资,经同学介绍后上诉人看挺赚钱的,就开始跟着做,后来上诉人下面跟着投资的人员增多,上诉人升为代号3015-47号站站长。投资的方式是想进入平台的人员,把投资的钱交给站长,由站长通过银行把钱汇到公司的账户,公司打开网络平台,站长根据投资人的身份证号和手机号在网络平台上注册投资人的个人账户,个人投资平台开通后,投资人个人设置密码,之后自己就可以进入平台,查看自己账户内的余额。每开通一个账户,平台显示是投入金额的两倍,每周释放金额是平台显示金额的10%,三个月回本。企信易购后改为正宇控股集团。站长每一单提5元钱,500元为一单。被上诉人看上诉人做企信易购投资赚钱了,投资的人很多,也通过上诉人进行投资。2018年6月4日,被上诉人交给上诉人现金90000.00元,让上诉人给被上诉人注册,上诉人给被上诉人垫资10000.00元,给被上诉人和其妻子代丽霞两个人每个人以50000.00元金额分别进行了注册开户,被上诉人王某B的编号是1867209,平台账号是138********,代丽霞的编号是1862331,平台账号是18×××37。根据公司出台政策购买“狗狗币”激活平台,被上诉人又投资10000.00元钱购买的“狗狗币”。被上诉人投资注册平台开通后一个多期星的时间平台关闭,被上诉人投资的钱没有得到返利。3015-47站下面投资人有280多人,被上诉人和其妻子代丽霞是其中的两个人。被上诉人投资的钱没有得到返利后,就一直找上诉人,但因投资平台关闭,上诉人也没有办法。2018年10月13日,被上诉人逼迫上诉人给被上诉人出具欠条,让上诉人承认欠被上诉人款100000.00元。事实是上诉人为被上诉人投资注册时还为其垫资10000.00元钱。所以,一审法院判决认定事实错误,上诉人和被上诉人之间不存在借贷关系,是被上诉人通过上诉人为其注册开通企信易购的投资。而且,一审法院没有对被上诉人举示的证据进行客观的认定。第一、被上诉人的妻子在2018年7月19日从银行取出100000.00元钱,就是为了在2018年10月13日把钱借给上诉人吗,这中间间隔了3个月,难道是提前3个月把钱从银行取出来,就为了把钱借给上诉人做准备的,又不是小数目,难道被上诉人提前3个月就知道上诉人要向其借钱?显然这种做法不符合常理,且这两个时间完全不搭边,一审以此做出被上诉人有出借能力的认定,违背客观事实。第二、上诉人向法院出示与被上诉人的通话录音,被上诉人质证称:“结合原告出具的欠条更能证明被告借款后用于投资”。这一说法便能说明,被上诉人让上诉人打欠条的真实原因是上诉人向被上诉人借款是假,是通过上诉人投资是真。2018年6月4日上诉人为被上诉人投资注册后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投资平台就关闭了,2018年10月13日上诉人怎么可能向被上诉人借款再投资呢。第三、被上诉人称上诉人借钱是用于投资了,上诉人予以否认,并抗辩称是被上诉人自己投资。那么一审法院没有查清“投资”事实,是上诉人投资,还是被上诉人投资,所以,案涉款项去向事实不清。第四、打了欠条不等于借贷关系成立,仅以欠条即认定借贷关系成立缺乏事实依据,也不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被上诉人投资企信易购是客观存在的事实,不能因为投资亏损了,就要求上诉人来承担责任,假如被上诉人赚钱了,还能分给被上诉人吗,而且投资本身就有风险。投资平台关闭后,投资企信易购,不仅是被上诉人赔了钱,包括上诉人在内的大部分人都赔了钱,只是有的多,有的少而已。一审法院的判决没有查清事实,判决认定事实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依法确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的借贷关系不成立。
  被上诉人王某B辩称,1.答辩人与被答辩人系同学关系,发小,被答辩人投资企信易购与本案民间借贷纠纷没有任何关系,被答辩人如何操控企信易购,如何返利赚钱这些内容与答辩一点关系也没有。2.答辩人从未投资被答辩人企信易购的业务,被答辩人什么时间给答辩人夫妻注册开户,以及平台账号、编号这些信息,答辩人从来不知道,投资90000.00元,被答辩人垫资10000.00元,这些事情答辩人更不知情。直到今天的法庭上答辩人才知道被答辩人用答辩人夫妻的名字注册开户投资的事儿。故被答辩人上诉提出的事实,严重脱离事实,答辩人不认可。3.被答辩人投资的企信易购按照上诉状中陈述的内容,他的3015-47站下面有280多人投资,这么多人投资是发生在2018年6月份之前的事情,而本案答辩人出借款项时间发生在2018年10月13日,出借款项答辩人妻子从银行取款的时间是2018年7月19日,与被答辩人所陈述投资企信易购的时间不一致,故被答辩人以投资为由抗辩借款事实,明显不成立。4.答辩人系个体包工头,2018年7月19日妻子从银行取款的100000.00元用于给工人开资、进料使用,此笔资金一直在家中存放,取出后没有存入银行。被答辩人在10月13日提出借款短期使用四个月,答辩人考虑发小关系,就把家中存放的100000.00元钱借给了被答辩人。首先,家中存放100000.00元不是单独为被答辩人准备的;其次,这笔钱一直用于工地工人开资、进料周转,由于答辩人承包工程是小包工头,进料需要现金支付,总去银行取钱不方便,因此家中必须留有流动资金,借给被答辩人钱是出于同学感情和发小的感情。因此,被答辩人以投资的理由抗辩借款的事实,明显缺乏事实依据和法律依据;再次,答辩人多次找被答辩人要钱,被答辩人从来没有提到过答辩人投资企信易购的事情,现在答辩人起诉到法院了,被答辩人提出这样的理由赖账,明显是想逃避法律责任,答辩人恳请法院保护答辩人的权益,判令被答辩人偿还借款。5.录音证据是被答辩人提供,在录音中,被答辩人对借款事实不否认,一再请求答辩人宽限几日,近期还款。答辩人质证意见,借款后投资并不单指投资企信易购,而是指被答辩人借款时的理由是投资。6.欠条是被答辩人亲笔书写,欠条中约定还款期限四个月,这些内容系答辩人与被答辩人就民间借贷法律关系成立达成的合意,根据合同法第8条规定,依法成立的合同,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依据合同法第210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自贷款人提供借款时生效。故原审认定被答辩人欠答辩人100000.00元事实成立符合法律规定。综上,原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程序正当、判决内容合法,恳请二审法院依据民诉法第172条之规定依法维持一审判决,驳回被答辩人的各项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王某B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要求被告立即偿还欠款本金100000.00元,要求被告自2019年2月13日起按年利率6%给付利息,至还清借款时止;2.被告承担本案的全部诉讼费用。
  原审法院认定:2018年10月13日被告向原告出具欠条一张,欠款金额100000.00元,约定4个月还钱。经原告多次催要,被告至今未还款。原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该笔100000.00元是被告向原告的借款,还是原告的投资款。原告举证的证据欠条,被告辩称是受胁迫的情况下出具的,被告没有举证证明其观点,被告欠原告100000.00元的事实本院予以认定。被告辩称该100000.00元是原告交给被告,让被告帮助在企信易购平台进行投资,没有提供证据证实,该辩解本院不予支持。因欠据中没有约定利息,原告主张给付欠款利息本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二百零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五条之规定,判决:被告王某A于本判决生效后一次性偿还原告王某B欠款本金人民币100000.00元。案件受理费1150.50元,原告已垫付,由被告王某A承担。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王某A提供如下新的证据。
  证据一:上诉人记录的企信易购网络投资3015-47号站的投资人员名单、投资人员投资金额的记录。证明目的:1.上诉人对在其所管的3015-47站的投资人员进行了登记。2.网络平台注册的号码就是投资人的手机号码。3.被上诉人是以其本人和其妻子付丽霞两个的名义进行投资注册的,开始时上诉人和付丽霞每个投资是30000.00元,之后每个人又各追加投资20000.00元,上诉人和付丽霞每人投资金额为50000.00元,共计是100000.00元。
  被上诉人王某B质证意见:证据的出示超过法定举证期限提出视为上诉人放弃举证权利,二审提出违反证据规定的规定不应得到采信。该份书证系上诉人自书的记录不能证实被上诉人投资的事实。根据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系发小和同学关系,手机号姓名上诉人十分了解,以被上诉人名义进行投资没有得到被上诉人的授权与认可。根据上诉状自认的内容,写到被上诉人交给上诉人现金90000.00元,让上诉人给被上诉人注册,上诉人又给被上诉人垫付10000.00元的自认事实,与该份证据所证实共计100000.00元的数额完全不符,属自相矛盾。该份证据不具有证明力,证明不了上诉人的主张。
  证据二:上诉人王某A名下建设银行(卡号:62×××35)的往来明细。证明目的:1.2018年6月4日被上诉人把钱交到3015-47站后,于6月5日为其办理的网络注册,当时投资金额上诉人和付丽霞每个人是30000.00元,于当日6月5日,上诉人将60000.00元钱转给企信易购公司人员郑庆霞的账户内。之后,被上诉人又追加投资每人20000.00元,于6月7日上诉人将40000.00元钱转给企信易购公司人员郑庆霞的账户内。2.该证据与证据一相互印证,证明上诉人与被上诉人之间不是借贷关系,而是被上诉人委托上诉人为其办理网络投资。
  被上诉人王某B质证意见:这份证据跟本案没有关联性,该份证据只能证明上诉人投资的方式和交易习惯,证明不了是被上诉人委托上诉人办理网络投资的事实,更证明不了借贷行为发生在2018年6月4日或投资行为经过被上诉人的委托。
  证据三:2020年8月28日,被上诉人王某B(电话号138××******)与上诉人王某A(电话号17713352989)的电话录音,录音时长6分10秒。证明目的:1、从二人的对话中说明双方之间不是借贷关系,而是委托投资,录音中体现被上诉人称“其他人都到利了,我一分钱利没有得到”、“临了又坑我10000.00元激活平台”。这些表述说明是网络投资,否则个人之间的借款,不存在激活平台的说法。
  被上诉人王某B质证意见:是我和王某A的通话记录,不是我激活的,在我们同学朋友圈里,别人激活不是我去激活的。王某A借钱我不知道是拿钱投资,我没逼迫王某A打欠条。得利的钱是别人得利,到现在怎么投资账号密码我都不知道。我们同学在他那投资的不少,一分钱利都没得到。
  证据四:证人李某出庭证言。证明:1.上诉人王某A是企信易购网络投资平台30**-47站的站长。2.王某A没有时间时,证人帮助他操作电脑注册,给投资人注册和录入投资人的信息,还有帮助拨付积分。3.被上诉人王某B、付丽霞就是证人帮助进行网络注册的,两人的每人投资金分别是50000.00元。4.投资款转款时都是转入公司个人账户。
  证言内容:王某A原来是我妹夫,后来他俩离婚了。我不认识王某B。我在这个网站负责注册拨积分,当时王站长让我帮着注册,拨积分。给投资人员进行网络注册需要投资人员身份证和手机号,身份证是其本人提供的。王某B、付丽霞投资注册是不是我记不清楚,但是拨积分是我拨的。注册的名字信息是本人提供的。站里人数比较多,投资额度大的人特别少。当时有王某B、付丽霞、沈耐荣他们三个投资额度比较大,印象深,王某B和付丽霞是夫妻,并且他俩投资以后大约十天八天平台就关网了。王某B、付丽霞每个人投资50000.00元是一次性投的。投资的钱没交给我,是站长告诉我,投资多少钱,转积分多少,我就是操作。复投的时候是自己操作的,我就不清楚了。平台账号就是他们的手机号,登录,密码都是自己设置的。
  被上诉人王某B质证意见:证人证实不认识王某B,投资的数额和拨积分的数额都是来源于上诉人提供的数据。证人出庭证实不了王某B是投资人,但是能证明上诉人是用自书的记录和告知证人对投资数额的多少来进行确认。投资数额来源于上诉人提供。同时证人证明不了注册投资的人是王某B夫妻本人前去注册的。
  被上诉人王某B未提供新的证据。
  本院二审查明,2018年10月13日,王某A向王某B出具欠条一张,欠款金额100000.00元,约定4个月还款。到期后经王某B多次催要,王某A至今未还款。王某A认可收到王某B的100000.00元款项,但主张该款是王某B委托其在企信易购平台进行投资的投资款。现该投资平台已关闭。
  本院认为,欠条是债权凭证的一种,在无相反证据证明的情况下,具有证明双方存在债权债务关系的效力。本案中,王某B主张王某A向其借款100000.00元,并在一审中提交了由王某A出具的欠条,王某A对该欠条真实性无异议,本院依法予以确认。王某A认可收到王某B的100000.00元款项,但主张该款是王某B委托其在企信易购平台进行投资的投资款。二审中,王某A提供了其记录的企信易购网络投资3015-47号站的投资人员名单及投资人员投资金额记录、建设银行卡的往来明细、其与王某B的电话录音、证人李某出庭证言等证据,用以证明其主张成立。从现有证据上看王某A在投资款无法收回后,承诺给付王某B投资款项,并出具了100000.00元的欠条,且欠条载明具体的还款时间,王某A的行为是对其权利及财产的处分,不存在无效的情形,应视为王某A自愿给付王某B案涉款项。庭审中,王某A又未提供证据证明其是在受胁迫、欺诈等情形下为王某B出具的欠条,故一审法院判决王某A给付王某B100000.00元,并无不当。
  综上所述,上诉人王某A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2301.00元,由上诉人王某A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O二O年十二月十八日
   

特别声明

  本网为非营利性普及区块链+领域法律知识公益网站,所刊资讯仅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及用于学术探讨和实务交流,该等行为既不意味着本网对其真实性、准确性进行判断,亦不构成本网出具任何用途之意见或建议。若所刊文章有来源标注错误或冒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权利人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上一篇:莱特币项目涉嫌刑事犯罪,应当先交由公安机关处理
下一篇:误将比特币转给他人要求返还,法院以不受法律保护为由驳回